要大搞人权外交?蓬佩奥新“人权”委员会被警告:可能助长美双重标准

2019-07-16 04:00 郑琪 陈圣源 范凌志  丁雨晴

【环球时报驻美国特派、特约记者 郑琪 陈圣源 环球时报记者 范凌志 丁雨晴】美国国务卿蓬佩奥要大搞人权外交?美国国务院日前宣布成立“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Commission on Unalienable Rights,也译“天赋权利委员会”),明确表示要重新审视人权概念及其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作用。由于相关措辞不同寻常且含糊不清,就连美国国会负责外交的资深议员都对其使命感到困惑。有美国官员称,这是蓬佩奥的“个人项目”。那么,这是他为个人政治野心铺路?难说。但蓬佩奥的个人倾向及委员会人员构成体现的“保守”和“宗教”色彩,意味着人权被“政治化”可能难以避免,美国国内担忧之声四起,而美国外交将如何受其影响也有待观察。

蓬佩奥的导师当主席、“文明冲突论”鼓吹者做秘书长

“现在,是时候对人权在美国外交政策中的作用做一个全面的审视了。”当地时间8日,美国国务院宣布成立“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蓬佩奥在记者会上称,委员会将向他提供有关人权的建议,这些人权将植根于美国建国原则和《世界人权宣言》。与此同时,蓬佩奥在《华尔街日报》上发文,表示希望该委员会促使联合国等机构“重新定向”,“回归最初使命”。

12日,蓬佩奥接受采访时再度阐述成立该委员会的考虑。他表示,特朗普政府要在世界舞台上打造新领导力,这有很多组成部分,其中之一就是美国固有价值,而“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将聚焦美国建国者列出的人权概念。

实际上,5月下旬,美国国务院发布将设立该委员会的消息时就表示,该机构将提供关于人权论述的新思路,现有人权论述偏离了“自然法”和“自然权利”的基本原则,而这些才是美国的立国基础。

这些表述意味着什么?外界其实有些困惑。美国“政治”网站称,蓬佩奥在该委员会究竟会干什么的问题上“含糊其词”,他强调该机构将聚焦于“原则”而非“政策”,并表示其将加快“对不可剥夺权利进行1948年《世界人权宣言》通过以来最深入的重新审视”。据《国会山报》报道,就连美国众议院外交委员会民主党主席恩格尔也称蓬佩奥在该问题上讳莫如深。人们似乎只能从蓬佩奥的有关言论及该机构人员组成上尝试寻找答案。

据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报道,国务院一位高级官员透露说,发起并成立这一委员会是蓬佩奥的个人项目,委员会的运行独立于国务院现有的民主、人权和劳工局。从目前的信息看,这个委员会属于专家咨询机构,哈佛大学法学院教授格伦登被任命为委员会主席。格伦登曾出任美国驻梵蒂冈大使,也是蓬佩奥在哈佛求学期间的导师。此前提出对华“文明冲突”的国务院政策规划事务主任斯金纳担任行政秘书长。

在8日的新闻发布会上,格伦登表示:“我们将竭尽全力执行你(指蓬佩奥)的行军令,将原则转变为政策是困难的,我们会以能协助你(完成)该任务的方式去做。”她还称:“在这个基本人权被许多人误解、操纵并遭到世界上最恶劣侵犯人权者忽视的时刻,我想特别感谢你将人权当作一项优先事务。”

格伦登以反堕胎观点闻名,她曾写过一本有关联合国1948年人权宣言的书。在1995年于北京举行的联合国世界妇女大会上,格伦登通过“斗争”如愿使堕胎没有被列为一项人权。而“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的概念说明据说由普林斯顿大学教授罗伯特·乔治撰写,他是知名反堕胎、反同性恋权利人士。

此前,媒体披露该委员会将有10名代表不同宗教背景的委员组成。“对蓬佩奥来说,宗教权利显然是人权,至于其他情况,目前还不清楚”,《纽约时报》评论称:“虽然持有其他政治观点的人士在委员会中也有代表,但该机构主要是保守的和宗教的。”

保守派赞“迈出历史性一步”,自由派骂“不知羞耻”

“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的成立,在美国国内引发很大反响,保守派和进步派的反应截然相反。保守派机构家庭研究委员会主席托尼·帕金斯称赞其为“迈出的历史性一步”,将“有助于进一步保护宗教自由,这是所有其他人权的基础”。自由派、进步派则认为蓬佩奥此举将大大不利于人权事业。

纽约大学法学院下辖一家名为“Just Security”的机构发文称,委员会的主席及部分委员的保守主义权利观点和对“自然权利”的重视,很可能意味着它提出的论点将对LGBTQ群体、女性生育选择权和婚姻平等权利等产生不利影响。该机构警告说,这个委员会还可能助长美国在人权方面的双重标准,即攻击对手的“人权”,重新定义国内“人权”。《洛杉矶时报》则发表社论称,该委员会不必要且危险,如果蓬佩奥的目的是不必要地缩小值得保护的人权范围,那么他就是不知羞耻。

“我们不需要这个委员会”,曾在奥巴马政府担任主管民主、人权和劳工事务的助理国务卿迈克尔·波斯纳表示,“我们需要美国政府、国务卿和总统遵守并捍卫我们已经采用的国际人权标准。”上个月,5名民主党参议员致信蓬佩奥,对这一专注于“自然法”的委员会表示担心。

美国“政治”网站解释说,“自然法”一说宗教色彩浓厚,“自然法”和“自然权利”这两个提法,在西方哲学、法律传统中,通常指代超越国界的普遍性道德法则,许多情况下被认为反映了上帝的意志。《华盛顿邮报》也称,“自然权益”备受争议,而且这种表达方式已不流行。“不可剥夺权利”很可能将支持“自然家庭”和“传统价值观”。作为首批官方行动之一,特朗普政府曾重新执行“墨西哥城政策”,禁止支持那些实施、提倡堕胎或提供有关信息的国际家庭规划项目。

在美国影响力很大的“人权运动”组织的杰里米·卡登认为,整个事件的特点是措辞不同寻常,蓬佩奥试图推翻美国几十年来一直持有的人权愿景,并创造新的话语。“这些都是极右翼分子使用的手段,试图在他们认为不可剥夺的权利和可剥夺的权利之间制造隔阂。”

不过,有美国国务院官员辩解说,委员会并非要抛弃对某些群体的保护,而是着重于在国际上保障最基本的权利,这样讨论其他权利才有可能。该官员反复表示“不可剥夺的权利”并非“天赋之权”,即该委员会与各类倡导“自然权利”的保守宗教组织并无关联。

“他正在模糊教堂与国家之间的界限”

“蓬佩奥成立的这个委员会确实让人感到莫名其妙。就任总统以来,特朗普本人几乎从没有表示过对人权问题的关注,而且其对待移民的方式被广泛认为是侵犯人权。”中国社科院美国问题专家吕祥对《环球时报》记者说,从目前的信息看,成立该委员会并非为了外交,更像是出于国内政治需要。蓬佩奥或许想借助这个主要由福音派人士构成的“人权组织”来帮助巩固极端保守主义者对特朗普的支持。

福音派被认为是美国最大的单一宗教团体,也是特朗普的票仓,支持以色列、推广基督教价值观、推广宗教自由等是该团体的主要诉求。蓬佩奥本人在西点军校求学期间成为基督徒,此后加入相对保守的福音派长老会在堪萨斯的一个分支。在蓬佩奥主管的国务院,福音派获得更多机会参与政策讨论,对美国中东政策、宗教政策的影响有所扩大。

美国非营利组织健康和性别平等中心负责人塞拉·斯皮尔担心,蓬佩奥正在模糊教堂与国家之间的界限。她提到蓬佩奥4月接受美国基督教广播网采访时说的一段话:无论是作为国会议员还是中情局局长,或担任国务卿,我的任务都是由我对我的信仰的理解、我对耶稣作为救世主的信仰来告知的。

特朗普政府不以支持国际人权著称,但“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却将为“与国际人权有关的政策”提供建议。事实上,它们并非没有关联。从特朗普上台的第一年起,美国就寻求在联合国“清洗”所有“性和生殖健康”措辞,该说法被保守主义者视为堕胎、同性恋和变性等“非自然”权利的代名词。今年4月,美国威胁否决一项有关战区性暴力的安理会决议,除非删除某些措辞,最后美国如愿以偿。

目前不少智库都认为蓬佩奥对这个新委员会的解释不够明晰,而特朗普政府对人权问题的不重视更让人们质疑蓬佩奥“推广”人权的意图。有说法称,蓬佩奥是一名典型的投机政客,上任之初对特朗普言听计从,坐稳位置后大肆推行鹰派外交战略,这些都是蓬佩奥为自己积累所谓政绩,为其仕途铺路。

在吕祥看来,蓬佩奥的新举动表明一些美国高官在不惜代价地将最极端的保守势力植入美国政治的各个角落。按照蓬佩奥及其助手们的定义,人权愈发成为一个紧贴极端保守主义政治议程的狭隘概念。很难想象这样的“人权观”能够在国际舞台发挥作用,但在目前的美国国内政治中,极端化是本届美国政府骨干成员自认为最得力的政治武器。

美国几大人权组织疑虑重重,不少美国宗教组织则表示支持——人权之争仍将持续。可以预见,“不可剥夺权利委员会”还将在国际上寻找同盟。而蓬佩奥究竟会不会打破现有国际人权机制,或者如他所说将人权问题列为美国外交的关键,有待观察。

责编:杨阳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 huanqiu.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数(5493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