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树华:俄罗斯是如何探索政治道路的

2021-12-07 08:18 张树华 环球时报

今年是苏联解体30周年。若从更早一点的1985年算起,30多年间,俄罗斯经历了戈尔巴乔夫、叶利钦和普京掌权的三个不同历史阶段。在西方主流舆论眼里,6年中戈尔巴乔夫推行“民主化、公开性和新思维”,是最“民主”和“自由”的;叶利钦执政9年推行“去苏联化、去苏共化和私有化”政策,是最受西方欢迎也与西方关系最亲密的;而普京上台后谋求维护俄罗斯大国利益,与西方世界背道而驰、渐行渐远。因此,普京时期的俄罗斯常常被西方媒体比作冰天雪地里凶猛而可怕的北极熊,普京则被描绘成“强权”“蛮横”的象征。

但俄罗斯民众的意见截然相反。俄罗斯主流社会的意见认为,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掌权的15年是俄罗斯历史上“混乱的、失败的”15年。而20年来领导俄罗斯的普京支持率最高,常常保持在70%-80%的高位。俄主流舆论认为,30多年来俄罗斯之所以不断遭遇灾难和打击,来自西方的民主化和市场化“教师爷”难辞其咎。

俄罗斯专家认为,上世纪80年代和90年代,西方战略家一方面有意识地向苏联等国家输出“软弱的自由民主思潮”,另一方面却为自己保留了极端排外和富有进攻性的“保守主义”思想。失去信念和定力的戈尔巴乔夫等人不幸落入西方政治圈套,盲目进口“民主价值”,导致亡党亡国。苏联—俄罗斯曲折的政治进程就像一面镜子。苏共在民主化问题上犯下“颠覆性错误”,最终在政治、经济、外交等各方面都吃了败仗,其深刻教训值得汲取并牢记。

20年前,世纪之交,普京接过莫斯科的权杖,也继承了俄罗斯沉重的政治遗产。经历戈尔巴乔夫和叶利钦“混乱、失败的”15年之后,面对俄罗斯落入世界二流甚至三流国家的危险,普京痛定思痛,开始领导国家坚决反击西方滥用民主,努力探索俄式政治道路。

首先,坚持稳定优先、强国至上。掌权伊始,普京就高度重视政治稳定与爱国主义对于国家复兴的重要性,提出俄罗斯社会“绝大多数人反对激进主义和极端主义”,希望维持来之不易的政治稳定。普京认为,一个四分五裂、一盘散沙似的社会是不可能有建设成就的,应当寻找能够凝聚全社会的“俄罗斯思想”。

普京主张“俄罗斯思想”中包含以下核心价值内容:爱国主义、强国意识、国家理念、社会团结。普京推崇国家的作用,认为强有力的国家是“秩序的源泉和保障,是变革的倡导者和主要推动力”。普京号召俄罗斯人发扬互助精神,保持稳定和社会和谐,防止重新陷入“政治内讧”。

其次,提出“主权民主”、捍卫政治安全。普京强调,上世纪90年代初期俄罗斯建立的所谓“民主”并不是真正的民主,而是“偏激”和“幼稚”的。2006年前后,随着被西方称为“民主第四波”的“颜色革命”潮流涌动,西方阵营对非西方国家的思想政治斗争进入一个新阶段。为了防止民主被外国操纵,莫斯科的智囊在以前“可控民主”的基础上,又提出“主权民主”的概念。

“主权民主”论被视为俄罗斯政治发展道路的新探索,既是对西方推行民主、煽动“颜色革命”的回应,也表明与戈尔巴乔夫时期的“西化、民主社会主义化”和叶利钦时期“寡头式自由资本主义”路线划清界限。“主权民主”思想体现了俄罗斯的政治共识:消除政治混乱,实现政治稳定,通过政治权威维护主权、巩固国家。

第三,针锋相对、对冲西方滥用民主。政治路线、政治道路关乎国家存亡。普京当政后,俄罗斯痛定思痛,坚决打击民族分裂势力,削弱财阀寡头影响,整顿经济秩序,改组权力结构,积聚政治资源,力图在实践中重新走出一条符合俄罗斯实际的道路。

但以美国为首的西方国家显然不喜欢俄罗斯的特立独行甚至离经叛道。他们既害怕俄罗斯的重新“崛起”,又不满俄罗斯“脱离西式自由民主模式”。因此,多年来西方政要和媒体展开连篇累牍的诋毁攻击,西方阵营对俄罗斯打压也一浪高过一浪,既有舆论妖魔化,也有掀起思想冷战,更有通过多种手段向俄罗斯输出民主,策划“白桦革命”。

面对美西方愈演愈烈的“民主化”攻势,俄罗斯先后采取一系列应对措施,例如与西方开展政治对话,反对输出民主;挖掘西方潜在的代理人;出台法案驱逐或限制境外尤其是政治类的非政府组织,治理外国背景的基金会;加强青少年工作,成立爱国的青年政治组织;设立对外文化交流和宣传机构,加强俄罗斯舆论斗争手段等。

第四,坚持主权稳定、反击西方双重政治标准。普京及其领导的政府指出,以利益或关系亲疏来划分出所谓“民主阵营”的做法十分危险。在当今世界,“民主”一词明显具有双重含义和标准:对美国人有利的一切都是“民主”,对美国人不利的一切都是“专制”。俄罗斯政治精英们终于意识到,俄罗斯不能再充当西方世界的政治思想“小学生”。即使俄罗斯继续对西方笑脸相迎、妥协退让,西方大国也不会轻易让俄罗斯再次站起来,而是希望俄罗斯永远跪拜在西方脚下,进一步衰弱下去,瓦解成更小的碎片。

第五,坚决抵制西方对外干涉、输出民主。近年来,俄罗斯坚决反对西方阵营打着“民主”旗号干涉他国内政、动辄使用武力推翻他国合法政权。早在2005年,普京就曾在接受美国哥伦比亚广播公司采访时表示:“第一,民主是不能输出的,民主是一国社会内部发展的产物。第二,遵守国际法至关重要,只有这样才能建立起真正民主的世界秩序。”

普京领导的俄罗斯与西方围绕政治道路和民主问题发生的激烈斗争,突出反映了国际政治领域思想和政治较量的险恶程度。30年来苏联民主化的惨痛教训和普京领导俄罗斯谋求自主发展的探索,从正反两方面证明,破解民主迷思,跳出西式民主化陷阱,坚持独立自主,探索本国实际的政治发展道路,尊重他国主权和选择权,是中俄这样的大国必须坚持的政治理念。(作者是中国社会科学院政治学研究所所长兼社会主义民主研究中心主任)

责编:袁小存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 huanqiu.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数(49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