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友骏:日本莫错过对华转圜“重要关口”

2021-08-25 06:16 陈友骏 环球时报

再过一周,日本政坛就将进入“至关重要的9月”。即将到来的自民党总裁选举以及可能的国会众议院提前选举,将为观察日本未来几年的内政外交政策提供关键线索。日本国内政治这一系列重要事件将对日中关系产生何种影响,也是舆论关注焦点,特别是2022年将迎来中日恢复邦交正常化50周年的重要节点。面对国际局势变化以及中日关系现状,已有日本分析人士提出中日关系可能在明年迎来“重要关口”。站在大历史角度,百年变局对中日关系提出了新要求,也为这对关系的未来发展提供了外生性动能。

2008年国际金融危机爆发后,国际政治经济格局就已开始呈现深刻调整、激荡博弈的新特征。2020年以来新冠疫情在全球蔓延进一步加剧了这一进程,甚至给全球政治经济发展带来更多不确定性。时至今日,世界经济正面临着新冠疫情与贸易保护主义等因素的叠加挑战,全球经济治理体系、环境治理体系、能源治理体系等均亟待有效的结构性改革。在此背景下,中日两国同属的亚太板块秩序也正面临多方面挑战,内外部干扰因素亦在持续增多,和平与稳定的基本常态备受压力。

当前,亚太部分国家仍试图维持战后域内“一极化”的传统格局,同时积极拉拢域内和域外盟友以维持所谓“势力范围”和“绝对优势”。这种逆时代发展潮流而动的行为已对地区稳定造成不小压力,也成为威胁未来地区稳定的主要负面因素之一。

资料图

面对全球及地区格局的深度调整,中日关系的地位与重要性确如一些日本分析人士提出的那样应该有所改善和提升,这将涉及双边、地区及全球等多个层面。鉴于此,中日双方尤其日本须再次以长远视角观察、理解、发展中日关系,这样才能使其成为地区稳定、经济繁荣的重要支撑力量。

为此,以下两方面或是可供选择的政策切入点。其一,日本外交应真正强化必要的独立性和自主性,摆脱对美“亦步亦趋”魔咒。就战后日本外交政策而言,对美依附性是其最显著的特征之一。有评论甚至用“美国的影子政府”来揶揄日本政府。尤为重要的是,日本的对美外交实则与其国内政治深度交融,后者甚至有时高强度地依赖前者而得以存在或延续。一般而言,日本国内较为弱势或执政基础薄弱的政权,往往采取较强的对美依附性外交政策,以换取美国政治“背书”或“信任”,借此延长其在日本国内政坛的执政。而这一惯用伎俩,在安倍政府执政后期及菅义伟政府身上表现得尤为突出,进而导致日本的对外包括对华政策失去基本平衡。

其二,日本需尽快调整心态,冷静客观看待中国发展。2010年中日两国实现经济总量的“历史性”换位,中国取代日本成为全球第二大经济体。如今十多年时间过去了,中国经济保持了中高速稳定增长,日本经济却始终徘徊在负增长或低速增长之间,经济发展问题并无本质改观。以此为背景,2010年至2020年十年间,中日经济总量差距进一步拉大。2020年中国是全球唯一实现经济正增长的主要经济体,GDP总量也首次突破百万亿人民币大关,已经约为日本GDP总量的3倍。中日之间经济实力差距拉大,进一步加剧日本面对中国时的“心理失衡”。

这里尤须指出日本媒体的作用。媒体报道目前仍是社会大众获得信息的主渠道之一。善意、真实、准确地向国内社会传递外来信息,有助于一国社会大众做出公正、客观的认知与判断。反之,扭曲、片面的信息传递往往容易导致国内社会在认知过程中发生偏颇、差错,甚至走极端。关于这一问题,部分日本媒体,尤其右翼媒体在报道中国时缺乏必要的客观性和准确性,以致误导日本民众在对华问题上的认知和判断。日本国内不少民调都显示,部分日媒的这种做法正进一步加剧日本社会在对华问题上的心理失衡,“排华”“反华”等不良情绪有所上升。

综上所述,当前中日关系面临诸多内因素干扰,但从长远看,构建契合新时代要求的中日关系这一重要命题,仍然为其中长期发展提供了重要支撑和强大韧性,这是双方尤其日方必须审慎对待的问题。(作者是上海国际问题研究院研究员)

责编:赵建东

版权作品,未经环球网 huanqiu.com 书面授权,严禁转载,违者将被追究法律责任。

阅读数(134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