个税改革释放红利 7000多万人“工薪所得”免征税

2019-03-03 07:17

个税改革

回应民生关切

北青报:去年的全国两会,您提出了关于个税改革方面的建议,去年以来我国个税的改革是否达到了您的预期?

赵冬苓:去年全国两会的时候,工商联的提案提出来希望起征点到7000元,我自己在征求意见时,很多人希望从10000元起步。可能很多人觉得,对于大城市来说,5000元的起征点还是比较低,希望有所提高。当然,起征点从3500点提升到5000元也是一个巨大的改变,回应了民众的关切,当然改革可能还是要寻求一个最大公约数,并且可能需要一个过程。

北青报:今年1月份,国家税务总局局长王军曾表示从去年10月1日我国启动新一轮个人所得税改革的第一步开始,截至去年年底,已经有7000多万个税纳税人的工薪所得无需再缴税。你怎么看待这个数字?

赵冬苓:这一轮的税改的确给广大的工薪阶层特别是一些小城镇的工薪族带来了福利。7000多万这个数字已经很大了,但是如果放在一个13亿人口的国家来看,改革还有空间。

专项扣除考虑多样性

北青报:从今年1月1日起,个税缴纳实施六大专项扣除,包括子女教育、继续教育、住房租金或房贷利息、赡养老人、大病医疗。这也是这轮税改的一个突出特点,这是基于一种什么样的出发点?是不是代表着个税改革的一个方向?

赵冬苓:实施六大专项扣除体现了一种公平,毕竟工薪阶层是一个整体的概念,但不同的群体有不同的特征,甚至每个家庭所面对的问题都不一样。实施六大专项扣除就是考虑到了这种多样性和复杂性。可能最终减免的个税只有几百元,但对于一个工薪家庭来说,这几百元对他们也很重要。

北青报:在实施申报六大专项扣除的时候也遇到了一些问题,比如要享受住房租金专项附加扣除,需要填报主要工作城市、租赁住房坐落地址、出租人姓名及身份证件类型和号码,或者出租方单位名称及纳税人识别号(社会统一信用代码)、租赁起止时间等信息。但这引发了房东、租客和中介的博弈,也引发了推涨房租的担忧。您怎么看待这个问题?

赵冬苓:专项扣除作为本轮税改的新举措,在一些方面还有完善的空间。我曾就此问题做过调查,发现不少租房的人不敢申报扣除,甚至一些房东直接就告诉租户,你要申报扣除就给你涨房租。这是不符合这个措施的初衷的,因此,在税改的过程中,其他的一些配套政策也要跟上。

建议将编剧稿酬纳入税改

北青报:有声音称,我们应该继续推进个税改革的力度,你对税改下一步的方向有何建议?

赵冬苓:新的个税法规定,把“工薪所得、稿酬、特许权使用、劳务费”四项收入合并为个人综合所得,按年度汇算,适用3%至45%的累进税率。但是“编剧”这个职业群体却没有纳入稿酬的税改行列。编剧和作家的工作性质其实是很像的,应该把编剧这个群体也纳入,今年两会可能就这方面做一个建议。另外,也有作家群体认为稿酬所得税简单地纳入综合征税范围并不合理,一次性征收个税没有考虑到写作者的特点。一个作家包括编剧可能好几年才创作出一部作品。作家或者编剧投入了大量的劳动,但稿酬是一次性发放,一次性征收个税的话是不尽合理的。可能这些作家好几年都没有收入,但突然有一年就一次性取得较多收入。分摊到创作周期,可能平均收入并不高,却按照最高的比例来缴纳。希望下一步的个税改革能考虑到这些特殊群体的情况。

本版文/本报记者 朱开云 统筹/徐锋

责编:任鑫恚
阅读数(5965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