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球第二例艾滋病患者或被治愈!艾滋病真的有救了吗?

2019-03-06 20:41

全球约有3700万人感染艾滋病病毒。图自《卫报》

据英国《卫报》报道,一位被称为“伦敦病人”(the London patient)的英国艾滋病患者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3年后,病情得到了控制,或将成为继“柏林病人”之后,全球第二例被“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我们(在病人体内)测量不到病毒。”艾滋病毒生物学家、该男子的治疗小组负责人之一古普塔教授表示。他称,病人已经“功能性治愈”,而且“病情正在缓解”。

据悉,英国科学杂志《自然》已经于周一(3月4日)在网上公布这一案例,并将在西雅图的艾滋病会议上对这一结果进行发表。

但是,“病毒清除”是否代表着这名患者已经被彻底治愈?该案例能否复制?古普塔对此警告说:“现在说他已经‘完全治愈’,恐怕还为时过早”。

干细胞移植治疗癌症后艾滋病毒痕迹消失

英国一名男子在接受干细胞移植治疗三年后,或将成为世界上第二个通过该方法“治愈”的艾滋病患者,这一病历结果已经被英国《自然》学术期刊公布在网站上。

艾滋病毒生物学家,“伦敦病人”治疗小组负责人之一古普塔教授。图自:美联社

这名被称为“伦敦病人”的患者是一位英国男性公民,2003年被诊断出感染艾滋病病毒,2012年开始通过药物控制感染。此后,他又被诊断为晚期霍奇金淋巴瘤。2016年,该病人的癌症已非常严重,他同意进行干细胞移植。

而干细胞的捐献者拥有一种基因突变,可以抵抗艾滋病毒。移植手术进行得相对顺利,虽然出现了供体免疫细胞攻击受体免疫细胞的情况,但在此之后,奇迹出现了——“伦敦病人”接受骨髓干细胞移植近三年并停用药物18个月后,经检测仍没有发现他以前有感染艾滋病毒的痕迹,这意味着其病情已经持续出现了长达18个月的缓解。

“我们(在病人体内)测量不到病毒。”艾滋病毒生物学家、医疗小组负责人之一古普塔教授表示。他表示,他的病人已经“功能性治愈”,而且“病情正在缓解”。但是他同时警告:“现在说他已经治愈,还为时过早。”

“柏林病人”也曾接受干细胞移植

这名男子被《自然》杂志称为“伦敦病人”,部分原因是他的病例与已知的第一例功能性治愈艾滋病的病例“柏林病人(the Berlin patient)”极其相似——这两名患者都接受了来自捐赠者的干细胞移植,而捐赠者也同样携带了一种罕见的基因突变,这种突变使他们对艾滋病毒具有免疫性。

CNN介绍,早在2007年,一名被称作“柏林病人”的艾滋病患者就接受了干细胞移植治疗,且成为公认的世界首位得到功能性治愈的艾滋病患者。

“柏林病人”蒂莫西·布朗。图据《科学》杂志

与“伦敦病人”相同的而是,“柏林病人”蒂莫西·布朗在被诊断出患有另一种疾病——急性髓系白血病时也感染艾滋病毒,并定期服药治疗。“柏林病人”采取的是先治疗白血病,找到适合的捐献者的骨髓进行移植,而由于他接受的骨髓的供体具有“天然抵御艾滋病病毒的变异基因”,在骨髓移植后,“柏林病人”的整个免疫系统得到了重建。这一病例发表在《新英格兰医学杂志》,引起了学界的广泛讨论。

到2010年末,布朗决定向公众公开自己的姓名。2012年7月,在美国华盛顿召开的世界艾滋病大会上,他宣布建立以其名字命名的基金会,和全世界科学家一起探寻艾滋病的最终治愈方法。

治疗策略目前难以推广

“使用类似方法让第二名病人的病情成功缓解,显示出‘柏林病人’不是一个偶然事件。”古普塔说。但他同时承认,这种方法并不适用于所有患者。对“伦敦病人”的监测仍将继续,因为“现在说他已经治愈艾滋病还为时过早”。

大多数专家也表示,用这种方法治愈所有的患者,仍是不可想象的。这个过程昂贵、复杂、危险,而且必须要在极小一部分带有上述基因突变的人——大多数是北欧后裔中,找到完全匹配的供体。

伦敦帝国理工学院传染病学教授格拉哈姆·库克指出,目前这种方法仍有很大的风险,不适用于其他情况良好的患者。加州大学旧金山分校的医学副教授蒂莫西·亨里奇也指出,“伦敦病人”的治疗“不是一种可推广、安全或经济上可行的策略”。目前,这种策略仅限于那些因其他原因需要干细胞移植的人,而不是仅仅感染艾滋病毒的病人。

即便如此,亨里奇说:“我还抱有很大的希望。我认为,找到一种可推广的、安全的、适用于绝大多数艾滋病毒感染者的治疗方法是完全可以实现的。但是,我们还有很多工作要做。”

责编:薛艺磊
阅读数(248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