河南一少女失踪6年后被找到,已与一对父子生3孩并精神分裂

2018-12-25 08:13 陈雷柱

听到小茉的话,李艾玲及家人回想起小茉大儿子的样子,哥哥李承提出那个小孩与郑某长得十分相像,一家人脑海中同时产生了一个荒唐的假设。李艾玲说,尽管觉得没法接受,但又找不到理由推翻,“于是我们再次去派出所,要求对那个大孩子进行亲子鉴定。结果在今年11月出来了,那个孩子确实是郑某的。小茉也在之后告诉我们,她在郑某家,每天和郑某的儿子睡,有时也会和郑某睡,甚至三个人一起睡”。

根据这份亲子鉴定结果,驻马店市公安局雪松分局于11月21日对郑某刑事立案。案件信息显示,雪松公安分局在立案当天便对郑某采取刑事拘留。12月6日,驻马店市驿城区检察院已对郑某批准逮捕,涉嫌的罪名为强奸罪。

一名办案民警表示,通过亲子鉴定报告,目前已经能够确认小茉的大儿子是她与郑某所生,另一对龙凤胎,郑家人在给孩子入户口时曾做过鉴定,结果显示是小茉与郑某的小儿子所生。今年12月,警方对这对龙凤胎重新做了亲子鉴定,并于12月21日下午4时许口头告知李艾玲鉴定结果称,“两个孩子与郑某的小儿子系亲子关系”。

李艾玲说,此前她一直不明白,短短6年时间,小茉为什么会从一个正常的孩子,变成精神分裂,“我一直以为是被他们打成这样的,直到拿到鉴定报告,我才突然明白过来。她失踪的那年才只有14岁,有哪个女孩能够忍受这样的遭遇?”

回家

实际上,除了精神状况,在失踪的这6年里,小茉在外貌上的变化并不大,看上去仍是十六七岁的样子。今年9月,李艾玲带女儿在当地一家小贷公司办理贷款时,小茉在这家公司上班的小学同学丽丽(化名)一眼就认出了她。

“她当时看上去很木讷,眼神老是飘,跟人说话有一搭没一搭的。”丽丽告诉澎湃新闻,她与小茉上小学时,两家人住得非常近,因此经常一起上下学,一起写作业,“我们那时候都比较贪玩,虽然学习成绩不是很好,但她性格很开朗,鬼点子也多,绝对不是现在这样子”。

丽丽说,小学5年级之后,小茉辍学了,她家也因为拆迁从原来的住处搬走了,自此再没见过小茉,“后来我听她妈妈讲到了她的遭遇,也知道她们来我们公司办贷款是为了给小茉治病。心里面很难受,我们的小学同学,很多现在还在上学,就算像我一样提前走上社会的,也都无忧无虑,小茉却成了这样”。

现在,小茉已经回家快一年了,这段日子,她从未见过自己的三个孩子。李艾玲说,随着治疗持续进行,小茉现在已经能主动与人说话,“她时常会问我什么时候去接三个孩子回家,可我回答不了她。”

12月14日,澎湃新闻记者来到郑某所住的小区,提及郑某以及他的“儿媳”,一名居民称,只知道这家有很多孩子,平时接触并不多,也很少见到“儿媳”出门。

在这个相对老旧的小区里,所有的居民楼都只有6层左右,郑某的家就在其中一栋居民楼的顶层。房间外的楼道里,晾晒着些许小孩的衣服,房间内也到处堆放着孩子的衣物。

郑某的家属说,郑某目前已被公安机关控制,现在家中由她一人照顾几个孩子,“大的上学去了,这两个小的在家”。

对于郑某涉嫌强奸一事,他的家属坚称“没有这回事”,并表示他们对于亲子鉴定报告不予认可,认为那是造假的,“当初如果不是我们收留了她,这孩子可能早都死在外面了,帮他们养了这么些年,现在却反过来要告我们”。

关于“收留”一说,小茉有另一番说法。她说,当年郑某将她带回家后,曾给过她一个鸡腿,随后就脱她的衣服,当时,郑某的老伴儿也在场,“从那以后,他就不让我走,我每次想出门都会遭到毒打,用板凳砸,试过几次后,我就不敢走了”。

李艾玲说,从找到小茉到现在,他们一家人经历了许多常人无法想象的考验与纠结,“她虽然已经回家了,可未来该怎么办,我们一点主意都没有,唯一能做的,就是要帮她讨个公道”。

获知女儿的遭遇后,李艾玲一家一直在为此事奔走,想为女儿讨回公道。

责编:刘艳君
阅读数(82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