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院庭长“不开房”保证书背后:精神偏执妻子的猜疑与刀逼

2019-08-22 07:31

8月3日,因一张“不开房”保证书,湖南永州中院51岁的法官屈中亚陷入了一场巨大的舆论漩涡。这张来自朋友圈截屏的保证书称,为了老婆身体健康,屈中亚坚决与黄某某等五位女子“断绝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不再与她们开房”等。

该保证书的内容以及由此引发的舆论风暴,让当事人屈中亚感到尴尬、羞愧、自责,百口莫辩。8月6日,在“保证书”被媒体报道的第二天,他被宣布停止永州中院刑二庭庭长职务,接受调查。

澎湃新闻历时十余天,在采访屈中亚夫妇及其同事、邻居,以及几位被提到的女性之后,得出了与保证书内容完全不同的情况。

保证书中所提五位女性中的四位均表示,她们并没有与屈中亚有任何不正当关系,对此事她们感到“很愤怒”、“很冤屈”,希望通过澎湃新闻澄清事实,还其清白。同时,她们对该事件给自己家庭生活带来的影响保有追责的权利。

实际上,在五位女性在被保证书污名之前,其中三位女性已经多次遭受过屈中亚妻子何咏梅(化名)无端怀疑和纠缠。

何咏梅在精神病院住院 家属供图

何咏梅的疾病诊断情况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图8月12日,澎湃新闻从永州市芝山医院(该市精神病医院)获悉,何咏梅已被该院诊断为“偏执状态”(偏执性精神障碍的一种),并在该院治疗。“这种病的典型特点就是妄想。在她的世界里,妄想着存在某个事实,对此坚信不疑,只是苦于找不到证据。只有药物和专业的心理治疗,才能让她的妄想动摇。”芝山医院的医生介绍说。

“风暴”

“我屈中亚今天慎重思量自己以前的所作所为影响到了家庭和老婆的身体健康。出于对家庭的责任,对老婆何某某说句对不起,我错了。我在这里保证和发誓:坚决跟黄某某、杨某某、沈某、唐某某、邓某某断绝一切不正当的男女关系。保证做到,不再与她们电话、QQ、微信、短信、开房等一切联系,今后不再与任何女人再有不正当的关系。希望老婆相信我这次的决心。屈中亚。7月20日。”

该保证书出现在网上的时间为8月3日。截图中微信名为“亚夫”的人,正是今年51岁的永州中院刑二庭庭长屈中亚。一个多月前,他通过永州市人大任命获担此职。此前,他担任该院立案信访局局长多年。他任职期间,永州中院的信访工作,由全省中院排名倒数第二上升为全省前列。

“不开房”保证书像个炸弹,在社交媒体疯狂转载。但漩涡中心的永州中院,则是另一种看法。

屈中亚多年的老同事、永州中院环境资源庭法官张晖(化名)说,他当时看到帖子的第一反应是,“这是开玩笑的”,因为“我们同事这么多年,老屈不可能有这种事,他人比较单纯,平时对别的女性不殷勤,和老婆一直很恩爱,走路都是手牵手。”网帖转发得越来越多,成大辉又想,“是不是有人故意抹黑法官,打击报复?”

而作为事件当事人,屈中亚是8月3日下午接到院里的电话后,才得知自己成为了舆论焦点。

屈中亚展示妻子写保证书前拿来砍人的刀。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图“当时整个人都懵了。”屈中亚向澎湃新闻回忆。他说,上述保证书事出有因——那是12天前的7月20日,一场激烈的争吵之中,妻子持刀相逼,他为稳住妻子,完全按她意思所写,“她念一句,我写一句”。

“要知道她会弄到网上去,打死我也不会写啊。”屈中亚说,他显然高估了妻子情绪的自制力。

屈中亚的妻子何咏梅(化名),今年48岁,曾在永州东安某矿卫生所工作,2008年左右,为结束长达十余年的两地分居生活,她放弃工作,回家“相夫教子”。

在屈中亚的多名同事看来,屈中亚夫妻俩感情非常好,屈中亚鲜少去法院食堂,而是每顿回家吃饭。加过屈中亚微信的同事则发现,屈中亚的微信朋友圈发布的内容大部分都是夫妻执手相携的幸福场景。

何咏梅说,夫妻生活在一起后,丈夫的一日三餐均由自己精心烹饪,俩人默契到“他筷子一放,我就知道要拿纸巾,他眼睛一扫,我立马递上水杯”的程度。

但屈中亚却感受到,近几年来,妻子变得越来越爱吃醋,他在家里接到任何一个电话,她都会竖耳聆听,听到女性的声音,她就高度紧张,事后细细“盘问”。

屈中亚为不让妻子多心,在家里接到女性电话会说“什么事明天到办公室再说”。结果妻子反而疑心更重,“为何要明天说?今天说不得?”事后,她还去他的办公室翻阅他座机的通话记录。

面对妻子的这股“醋劲”,屈中亚说,他采取的做法是,将手机完全开放给妻子——“我反正没什么,随她去查”。他以为这样能消除她的误解。直到出事后他才从精神科医生那明白,妻子的行为已经是一种“偏执状态”,他顺着她去的做法,反而会让她认为她的怀疑是对的。

何咏梅说,屈中亚名为“亚夫”的朋友圈内容均为妻子代发。 澎湃新闻记者 谭君 图

何咏梅告诉澎湃新闻,屈中亚朋友圈里满屏的秀恩爱、晒幸福,实际上都是她“代发”的。7月20日逼丈夫写完保证书后,她拍下发到朋友圈,“让大家来评评理”,并像往常一样配上了一段文字:“家永远都是家,那是取代不了的爱。老婆:对不起,我错了!彻底地错了。最后一次请相信我。”

不过,发出去不到两分钟,她随即将该条朋友圈删除——考虑到对正在找工作的儿子不好。

这条没有评论、没有点赞,仅存在不到2分钟的朋友圈,12天之后,以截图形式出现在网上。永州中院纪监委当天介入调查。随后,屈中亚被宣布停职。

事发后,保证书中提到的五位女性其中四人接受有关部门调查,她们有的带着自己丈夫的照片、有的打印了厚厚的通话记录,表明其与屈中亚并无任何不正当关系,但家庭、生活已受到严重影响,要求提起名誉侵权诉讼。一位说,“我老公要杀人了,要提刀来砍他(屈中亚)”,另一位说,“我老公说要离婚,我怎么解释得清啊。”

责编:秦璐敏
阅读数(20074
不感兴趣

不感兴趣

  • 广告软文
  • 重复、旧闻
  • 文章质量差
  • 文字、图片、视频等展示问题
  • 标题夸张、文不对题
  • 与事实不符
  • 低俗色情
  • 欺诈或恶意营销
  • 疑似抄袭
  • 其他问题,我要吐槽
*请填写原因

感谢您的反馈,我们将会减少此类文章的推荐